在一张换乘示意图前

2020-07-19 22:03

另外,这两条换乘通道的长度并不相同。相对而言,靠南的换乘通道更长,大约有310米。“今后,这两条换乘通道中间将设置导流围栏,分流双方向换乘客流。”王志民说,“我们掐表算了一下,正常步速下走北侧换乘通道,无需爬楼梯,最少需要8分钟;从南侧换乘通道,需要步行一段30多级的台阶,至少需要14分钟。初期换乘客流对地形不熟悉,加上很多乘客都会携带大件行李,换乘时间可能需要15分钟左右。”

记者数了数,与大部分车站只有四五部电梯相比,两条换乘通道和9号线站内加在一起一共有25部扶梯,惟一一部直梯靠近站台北侧。不仅如此,电梯“巨无霸”也多。9号线的d口处,两部扶梯把守在两侧,连通地面层和站厅层,中间是一个接一个的台阶。一共有108级。“这处隐患点的电梯都是双向的,可以根据客流情况随时调整,而且电梯口一定得加派人手宣传疏导,万一箱子没放好,从那么高滚下来就太危险了。”

提示

一座车站有25部电梯

另外,9号线与1号线的军事博物馆站“合并”后,共设置9个出入口,分布在位于羊坊店路与复兴路交叉口周边,其中东南侧出入口最多,共有4个出入口,其中3个都紧临长安街,还有1个位于羊坊店路东侧。

在一张换乘示意图前,沈淑珍指点着说,9号线车站分3层,换乘厅位于地下一层;地下二层为设备层,乘客不经过;最深的地下三层为列车行驶的站台层。换乘时,9号线乘客需要从地下三层乘坐扶梯上至地下一层的换乘厅,并通过换乘通道进入1号线。“在换乘厅内将出现多股客流交叉,而且6米宽的通道在此处会被楼梯和电梯挤占空间,相当于换乘大军要从瓶颈通过。”

在这座新地铁站里还有不少新设施。比如换乘通道内首次安装了空调,出风口位于通道顶部。

在地铁军博站认路,除了看示意图,还可以看墙角和地面。记者注意到,军博站换乘通道内的墙壁上端贴着红色和草绿色的带状引导标志,其中,红色的箭头方向是去往1号线的方向,绿色箭头去往9号线方向。(记者 刘冕)

“从这个电梯下去,那边是楼梯”、“从这个电梯下去,往回走是1号线,往前走是9号线”、“这部直梯计划不常开,因为站外只有一部闸机,而且不具备放置安检设备的空间”……记者从军博站h口(西南)下站,每走十几步就能看到一处楼梯口或者扶梯口,一同巡站的副站区长王志民逐一指点这些都通向哪儿。

本月内,地铁9号线的军事博物馆站将开通,乘客可在这里换乘地铁1号线和9号线。即将开放的换乘站通道有一长一短两条,乘客换乘时间需要8至14分钟,其中一条换乘通道还有一段30多级的台阶没有设扶梯,需要步行。

换乘通道内首次安空调

安检仪旁边也新增了提示柱,上面用图片的形式标注清楚需要安检的各类物品。其中包括各种手包,各种纸提袋、塑料提袋,各种腰包,各种手提包,各种背包,各种提箱、拉杆箱,各种行李包。“大部分客流都是去往北京西站方向的,有些人是首次坐地铁,所以用图片的方式更快捷地告诉乘客哪些物品需要安检。”王志民说,这样也可以减少客流在安检设备前的滞留,避免形成“堵点”。

两条通道均双向换乘

按照交通建设部门发布的信息:现有的地铁1号线分为东、西两个端头式站厅,9号线在1号线西侧站厅的南北两侧各建了两个换乘厅,并各自通过东侧的换乘通道连接至1号线东端站厅。听着简单,但走起来路况一点儿也不简单,连车站内张贴的换乘示意图都干脆“甩”了1号线车站,只标注了换乘通道和9号线的情况。

昨日,记者跟随该站所属站区书记沈淑珍一起巡站挑刺儿,率先探秘车站内部结构。目前,北京地铁工作人员已做出初步客流分析,预计该站将以换乘客流为主,开通之初,车站客流就可能攀升至每天20万人次左右。由于站台相对狭窄,换乘楼梯口较多,两个9号线站厅层彼此不连通,全车站存在约18处隐患“堵点”,需靠人工疏导。

他坦言,“车站开通之初,乘客难免会犯迷糊。尤其是9号线两个站厅层不连通,一旦走错方向,乘客必须重新回到站台层,之后才能抵达另一侧的站厅。”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