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些年拿了她很多钱

2020-08-08 05:12

而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许千里还曾经开口向身为情妇的汪君要钱,帮助他女友的儿子买房,汪君还一度拒绝。据许千里称,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他打电话叫汪君到女朋友潘某家里,说潘某的儿子快大学毕业了,以后结婚也需要买房。他们在翠城花园看中了一套房,想一次性付款,但需要50多万人民币,经筹措还差43万元,问汪君是不是能支持一下。当时汪君拒绝了,后来许千里在工作场合又和汪君提及买房不够钱的情况,后者这才同意。

2009年底,市民政局出了职务犯罪系列案,要求自查自纠,许千里心里害怕,就让汪君单独来到他家,说43万元没怎么用,让汪君拿回去。对于这笔款项,广州中院认定,许千里让汪君帮忙支付43万元,并非借款。至于后来民政系统系列案案发,许千里将43万元退还汪君,并不影响其受贿罪的认定。

据许千里供述,其与刘冰的父亲是世交,因刘冰提出要做营业厅的装修工程,他就叫与自己有不正当两性关系的汪君带了6万元去公关帮刘冰的设计方案通过国家审核。经由许千里的帮忙,刘冰顺利拿到了营业厅的装修工程。后来,刘冰要“按照行规”给许千里送点好处费喝茶。许千里就让汪君去拿了一本30万元的存折。据汪君供述,她自己后来用这30万元购买了理财产品。

许千里供述,2001年他想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合作成立一家公司,负责福彩中心的物料配送和设备维护的业务。在他的指点下,汪君成立越讯公司,承接了福利彩票投注机维修保养和销售彩票物料的配送业务,按彩票销售额1%来提取费用。汪君刚开始成立越讯公司的时候资金紧缺,许千里指示时任福彩中心副主任李宪蜀通过补充协议的形式,预付200万元给越讯公司。同时福彩中心还提供一辆奔驰面包车和福彩中心的仓库给越讯公司免费使用。

2007年6月至2011年5月,许千里为取得原广州市民政局局长李治臻对其个人在工作分工等方面的关照,先后16次给予李治臻现金共计人民币99万元,美元2万元。

2002年至2011年间,许千里以个人名义决定挪用福彩中心公款人民币80万元给恒杰公司使用,用于承接福彩中心业务,进行营利活动。

2002年至2011年间,许千里在担任市民政局副局长、巡视员期间,利用分管福彩中心的职务便利,以个人名义决定挪用福彩中心公款人民币200万元给被告人汪君的越讯公司用于承接福彩中心业务,进行营利活动。

记者从此前李治臻的庭审中了解到,许千里当时兼任福彩中心主任,是个肥缺。李治臻没有动他的分工,这让他很高兴,于是主动示好。李治臻喜欢去五台山旅游,几乎每年的五一都会出行。许千里于是主动跟着去,途中送钱以供开销。李治臻去北京时,许千里也会趁机多次送钱以供其花销。

2007年后,广州开始清理事业单位干部在企业兼职的问题。许千里在福彩中心的主任一职,即属于清理对象。许千里多次问李治臻“该怎么办?”但改革终究让许千里没保住兼职,但李治臻仍利用民政局长的职务便利,一直允许许千里分管福彩中心,甚至启动局党委会,成功让许千里当上福彩中心的会长、顾问、巡视员等职务。

事实上,许千里尽管行贿款甚巨,但实际上绝大多数款项都并非“自掏腰包”。2007年6月至2011年5月,许千里利用分管福彩中心的职务便利,侵吞福彩中心公款共计人民币99.1364万元,用于个人行贿。

2009年间,许千里利用分管福彩中心的职务便利,帮助汪君经营的公司承揽广州电脑彩票系统维护的业务,先后多次收受汪君给予的现金共计人民币71万元。许千里在口供中称,自己儿子结婚时,汪君分两次给了共计28万元人民币作为结婚贺礼。

许千里在2002年至2004年担任广州市民政局副局长期间,利用分管福彩中心,负责广州“中福在线”项目的职务便利,经由汪君收受“中福在线”营业厅装修工程承包人刘冰给予的人民币30万元。

据汪君称,她最后同意给钱,是因为怕得罪许千里。而许千里也承认,汪君的公司业务很单一,唯一的客户就是福彩中心,这么多年来靠福彩中心赚了不少钱,这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关照和支持。但他同时供述,在汪君交给其上述43万元后,其并没有交给所谓的要钱买房的潘某,而是一直存放于办公室中。

据汪君供述,许千里还曾给她12幅字画,说这些年拿了她很多钱,现在还不了,先把字画放汪君那儿,以后万一还不了就拿这些字画做抵押。2012年3月,许千里又跟汪君要回了这些字画,说这种抵押行为是犯法的,汪君就把字画还给了许千里。

链接